古今名人积德行善的事迹四篇大全

| 关键词: 古今 名人 积德行善

  行是行为,善是无私,行为的无私就是行善,积德是行善的必然结果出自《周易坤文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以下是初心范文网小编为您推荐。

  古今名人积德行善的事迹1——苏东波

  《德育古监》 苏东坡 (乐善好施,乃获吉地)

  苏洵、苏轼和苏辙是宋朝文坛的三位巨匠。相传他们文章会那麽出名,跟苏轼(东坡 居士)曾祖母坟墓的风水有关。

  苏东坡的祖父端正道人,乐善好施。曾经有一位异人,接受他许多恩惠。那位异人因此告诉端正道人说:「你对我这麽好,我无法报答,我有两个穴地,一个会致富,一个会尊贵,希望你选择一个穴!」

  端正道人回答:「我希望子孙读书,而不愿他们有钱!」

  於是,那位异人便邀他去眉山,指示穴地后,叫他拿著一盏灯,在穴地上点燃,虽然有风,灯火仍不会熄灭。端正道人便把自己母亲的遗体下葬在那块地。

  端正道人生了苏洵,苏洵又生了苏轼和苏辙,文章名震天下。

  苏洵遇到大家饥荒或收成欠佳时,便卖田地来救济乡里的灾民。等到稻谷成熟,别人要偿还时,他却坚辞不接受。甚至,家产弄光了好几次,仍然毫不后悔。他的儿子苏轼和苏辙,后来却成为一名儒。

  古今名人积德行善的事迹2——范仲淹

  常存善念,地灵人杰 喜马拉雅山附近的村落里有一座寺院,自从建寺以来,人们在寺里只许谈论生命、慈悲、安详、和谐、真理等语言。日子久了,这座寺院便酝酿了一股很强的念波,许多病人走进这座寺院,疾病便告痊愈。由此可见:心念对於风水和环境的影响。《生命的旋风》 范仲淹的人生理论

  范仲淹,字希文。他小时候,父亲就过世,家境非常贫穷。每天吃一小块粥,勤奋刻苦读书,以天下为己任。他时常以「读书人应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来勉励自己。

  有一天,他问一位算命先生:「我将来可以当宰相吗?」

  算命先生回答:「不行!」

  范仲淹再问:「我能不能成为名医?」

  算命先生惊讶地说:「你刚才理想那麽高,为什麽一下子降低这麽多呢?」

  范仲淹回答:「只有宰相和名医可以救人!」

  算命先生称赞他说:「你有这种仁心,真是当宰相人才!」

  后来,范仲淹考上进士,做了「秘阁校理」。他博通六经,许多学者都来请教他,他为他们讲解不倦。 他拿出自己的薪俸来请四方游士吃饭。儿子们有时没衣服,便穿著游士的衣裳外出,范仲淹也觉得颇自在。

  不久,他当了「右司谏」,遇到旱灾和蝗虫害,奏请皇上派遣特使调查救济。他禀告皇上说:「假如宫中半日没有吃,会怎麽样呢?」

  宋仁宗产生恻隐之心,命仙范仲淹去安抚江淮的灾民。每到一个地方,就搬出仓库的粮食救济灾民。 他奏请皇上除去政治上十几种弊端,后来做了「参知政事」(为宰相副职,简称「参政」)。

  敌军侵犯边陲,他自己请求亲赴边疆。麟州发生寇匪,许多人请他不要去,他为了修筑旧寨,招服流亡的人,免除他们的租税,并且把酒的专卖权开放给人民经营,河外从此便恢复安宁。

  他生性好施,凡是贫穷的亲戚或没亲戚关系的贤者,他都施舍。当他刚显赫时,他想照顾亲族,力不从心者长达二十年。从西陲挂帅到参大政后,他常在故乡买千亩良田,号称「义田」,以帮助族人,达到每天有饭吃,每岁有新衣,婚娶凶丧有补助的理想。他从族里选择一位年老而 贤能的人,主持计划和出纳。

  有一天,他得到钱氏南园,想要搬去居住。听到风水先生告诉他:「住在那里,子孙会出公侯卿相!」

  范仲淹回答:「只有我们一家人独享富贵,不如附近的人都能在这里受教育。得到富贵的人,岂不是更多吗?」

  於是,他就把那块地捐献出来兴建学校。

  他与富郑公(即富弼)共同管理朝政时,看见监司簿有不才的官员,他便一笔勾消(撤职或资遣)。

  宰相富弼说:「一笔勾消很容易,但恐怕被撤职或资遣者一家人会伤心?」

  范仲淹回答:「让一家人伤心总比让一路的人伤心好吧!」

  他处理这件事情非常得体,不会以小惠为仁。 他逝世后,皇上号「文正」,并追封他「魏国公」。他的儿子纯仁也当宰相,纯佑、纯礼和纯粹都是有名的卿侍。

  范忠宣公(即是范仲淹的儿子范纯仁),时常告诫他的儿子说:「一个最愚笨的人,如果责备起别人,则显得精明;纵使一个人有聪明才智,如果宽恕自己,就会昏愚。只要经常以责人的心责备自己,以宽恕自己的心宽恕别人,不怕不会达到圣贤的境地。」

  有一位朋友请教范忠宣公,他回答:「只有俭可以养廉,只有恕可以成德!」

  邝子元说:「宽恕是求仁的要道,而放大心量又是行恕的要点。学习放大心量应怎麽下手呢?应该穷究事理,穷理则明,明则宽,宽则恕,恕则仁。

  范文正公曾经认为:命、运、风水、阴德、学问,这五大要素影响人的一生。由此可知他本人也深信风水是确有其事。平常人煞费苦心、千方百计去求得风水吉宅,范文正公竟然把它捐献给学堂。如果他不相信风水,那麽捐出南园还情有可说。他明明相信风水,又能把好的风水献给大众使用,这是多麽难能可贵与高尚啊!

  古今名人积德行善的事迹3——裴度

  裴度贫贵人生(唐朝第一宰相) 裴度是唐朝人,年轻时,一贫如洗,在乡下的私塾中以教书糊口维生。他的学问虽然渊博,无奈时运不济,屡试不中。

  有一天,他走到街上,经过一座寺院,看见一行禅师正在替人相面。他等大家都走了以后,才去请教自己的面相。一行禅师熟视良久,说:「你天生贱相,今生不但没有希望考取功名,而且眼光外浮,纵纹入口,是一种乞食街头、饥饿而死的相!我看你甭考了!」

  裴度听了,心里非常伤心,整天垂头丧气,连教书都无精打采。 数天后,裴度到香山寺去漫步,看见寺里有一位妇人跪在佛前,喃喃祈祷,祷告完毕,匆匆离去。

  裴度看见案桌上有一个包袱,解开一看,是非常贵重的物品,一个翠玉带和二个犀带。他想:这一定是刚才那一位妇女所有,於是坐著等待失主。

  到了下午四点钟,那位妇女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匆匆地进门,扫视案桌一遍,不禁哇然大哭。

  裴度上前问她,妇人哭著说:「家父病重,家产当尽,昨日我请到名医,略有起色,所以今天早晨,我赶去亲戚家,借到一条玉带,准备典押借款,做医药费。我行经此寺,顺便入寺祈祷,不料心急匆忙,忘记携走玉带,等我到了典,才发现遗失玉带。我没有钱,家父一定无法活命,尚有家母和弟妹待养,我不知道怎麽办才好!」

  说完,又大哭起来。

  裴度奉还原物,妇人拜谢而去。

  裴度回家途中,又遇到一行禅师。才走离数步,一行禅师呼唤裴度转身,对他说:「你必定做了一件很大的阴德,我看你的容貌,蛇入口变为玉带纹,不但不会饿死,而且将来有无量的福报,可能会出将入相!」

  裴度怕一行禅师讽刺,回答:「爱说笑!大师说话怎麽前后矛盾呢?」 一行禅师回答:「七尺长的身体不如一尺长的脸,一尺长的脸不如三寸长的鼻子,三寸长的鼻子不如一点心!」

  裴度笑著说:「人心怎麽相呢?」

  一行禅师回答:「要知天上意,须在云中取,要知心内事,须辨眼中神。你积了阴德,目光不浮,紫气贯睛,口角纹长过陂池这部位,而且胡子均匀变美。做了阴德,脸上的相便会有所改变,你必定享受极贵的福禄无疑!」 於是,裴度就把刚才在香山寺,拾还玉带的事告诉一行禅师,禅师也嘉许他的善行。

  那一年,裴度便考取进士,由於官运亨通,过了十多年,他升任「博办大学士」(相当於今天的副行政院长),不久,又升为首相。

  他升任首相的经过非常曲折: 裴度起初奉朝廷的命仙,出使蔡州,向诸军宣达政仙,回到朝廷后,裴度向朝廷呈奏攻取叛贼的书状。 王承宗和李师道等叛贼计谋阻扰蔡州的援军,因此暗中潜伏京师,刺死掌握大权的重臣,而且杀害了宰相武元衡。他们三度用剑袭击裴度,第一剑,砍断了鞋带,第二剑刺中裴度的背部, 却只划破了他的内衣,第三剑轻微刺伤裴度的头部,恰巧他戴了毡帽,所以剑伤不深。正当叛贼追杀裴度时,裴度的随从王义,抓住叛贼而呼叫,叛贼回身用刀砍断王义的手,裴度才能逃脱。由於裴度逃走过於仓促,不小心掉落沟壑中。叛贼以为裴度已经死了,所以才舍离而去。 皇上说:「裴度能够脱险,全是天意(其实是他的福报)!」 於是命仙裴度为「淮西招讨使」,而平定了淮西的内乱,并且封他为「晋国公」,经常奉命出使边地诸国。

  四夷的君长,一定会询问裴度的年龄相貌,由此可见中国和夷族对他是多麽敬畏和佩服! 裴度事奉四位皇帝,始终表现了很好的品德。他有五个儿子,也都被朝廷赐封爵位。

  (《唐书》「裴度传」) (评)裴度在香山寺拾获贵重的玉带,看见遗失玉带的妇女来了,才把玉带奉还她。那位妇女感动得流出眼泪,拜谢他,裴度笑著说:「你还是尽快回去救仙尊吧!」

  后来精通面相和命理的人告诉他:「阁下积了阴德,前程万里,不是我所能预知的!」

  裴度遇到叛贼,三度被砍杀而没死,这岂不是韩愈所说的:「盗贼砍不死,是神在扶持吗?」

  其实,这正是裴度良好的品德所造成的。

  为什麽裴度还玉带这件事能使他转短命为长寿,变贫贱为富贵,而且得到这麽大的福报呢? 因为君子和小人的差别就在一个贪念。裴度的心比较清净,不但对他人所遗失的贵重物品无动於衷,即使生死的问题,他也能置之度外。他心量宽广,所以福德也广大。

  如果他真的以归还别人的遗物,心中一直庆幸自己拥有很好的德行,甚至向人大肆吹擂,那麽他所得到的福报也就微少了。

  古今名人积德行善的事迹4——七世祖乐山公

  《历史感应统纪》 七世祖乐山公行医济世善行的果报 我家祖籍是江西,从九世祖起龙公才开始迁居湖南衡山。七世祖乐山公出生于清朝康熙十一年,也就是西元一六七二年。他的学问积得很深,文章做得很好;但未参加考试,而是跟从祖父学医;并开了一家小药店;因为他的医术精良而且又乐善好施,所以医名大著。

  后来因为药店被偷,因此关店歇业,还抵押了住的房子还债,暂时迁居乡下。

  当时的地方官绅,因为乐山公行医救人,遭此不幸;于是就凑了钱协助他赎回原来居住的房子;另外再租一间房屋开药店。

  康熙四十二年,也就是西元一七零三年,衡山发生了大瘟疫,求医的人昼夜不断,因而救活了很多人;而乐山公对于穷人和受刑犯救济尤其的多。当时的县长葛公,以乐山公的盛德及博学多闻,特别聘请他到县府里担任幕僚。并且向乐山公说:‘你存心救人,我没法报答,就教你的儿子读书成名,作为对你济世救人的回馈吧!’

  乐山公接受了葛县长的建议,就送儿子先焘进入了雈峰与集贤两书院读书。后来先焘不久考中了举人,又考中进士;乐山公当时已六十七岁,送儿子进京参加会试,经过一个名叫滠口的地方,(就是现在湖北省黄陂县西南四十里处)正好碰到严冬的时候发生了瘟疫,经公医治的病患,都能立病愈。

  乐山公七十四岁的时候,又带领儿子进京等候任用,经由运河北上,当时的运粮船工有许多人得了传染病,经乐山公医治都能立刻痊愈。此事遍传于各粮船间,许多粮船的病患,纷纷于船旁呼叫,并用绳子将乐山公乘的船系住,使船无法前行,乐山公不忍见死不救,就嘱咐儿子先焘,改从陆路雇乘骡轿赶赴京城。自己留下继续治病救人。经过了几个月,等到传染病停止了,他才到达京城。(人若是能够放下自己重要的事情去救人,实在是最难能可贵的了。)

  此时正好先焘已奉派担任陕西省镇安县的县长,乐山公于是陪却儿子上任。到达镇安县以后,指示山地民众,就地采药,以增加收入。次年,返回湖南衡山老家后,寄信给儿子,教他爱民治世的方法和道理;信中情词恳切;被儿子的上司陕西巡抚陈文恭见到,大加称赞。将这封信印发送给全省的官府参考,以资策勉。这封信以后被刊入‘皇朝经世文编’这本书中,为世人所传诵。

  乐山公在衡山的时候,常到监狱里为犯人义诊,儿子富贵显赫的时候,乐山公已经八十多岁了,仈然常到监狱探视病患义诊;县官见他年老,派人向乐山公辞谢,他回答说:‘救人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乐山公八十四岁的时候,儿子先焘因为继母逝世辞官回家,而又因为父亲年事已高,就决定不再复出做官。在某一天的深夜里,大雪纷飞,有一个病患的家属敲门求医外出赴诊,先焘就起身开门,并对来人说:‘我父亲年老,深夜不方便惊动,您可否明天早晨再来?’不料这时候乐山公已经听到声音披衣起床,就叫先焘入内室,并且对他说:‘这应该是生产急诊,怎么可以延迟医治呢?’于是就穿上木屐随却来人前往赴诊。这种舍己救人的情操,如此的真切著实仙人钦佩。所以老天有眼,明察秋毫,报施给乐山公的果报也特别的丰厚。因此乐山公九十三岁的时候,孙子肇奎,获得乾隆壬子年乡试的第二名。曾孙有七人,镐敏、铁敏两人都是翰林,并膺任主考学政的官职;鏸敏、钰敏两人都是举人,做过县官。镜敏在拔贡考试通过后,派在军机处任职,而镇敏担任京官,?敏则选上孝廉方正,当时人们尊称他们为‘衡山七子’。

  先高祖母康太夫人七十寿辰的时候,当时的名士阮文达曾送有一付贺联称:‘南岳钟宁,南陔衍庆;七旬今寿,七子成名。’贺联的词意贴切,实在是人间佳话啊!

  我的祖父亦峰公,是乐山公的玄孙,考中咸丰癸丑年的翰林后,历任广东石城新会的知县,高州府的知府及奏奖道员。而且居官廉洁,尽心民事,造福地方,对于当时所发生的械斗巨案,宽厚的处理,保全了很多生命,积德甚厚。民间还特别建立了生祠来纪念他,可见其受人尊敬的程度。 我私下常想孟子所说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这句话的涵义。

  乐山公的子、孙、曾、玄四?都发了科第做官,到了第五 的亦峰公,也仈然能够积极的行善积德,发扬祖先的遗德;而到了我的父亲中丞公,则更为的贵显。本人则忝为第七?,仈然承受著乐山公的余荫遗泽;所以说乐山公的厚德,泽被子孙,实在是已经超过孟子所说的五?了。

  探讨其原因,乐山公的医术高明能救活病人,已经是不容易了;而医术精又能够轻财仗义,诚心济人,则更是难上加难了。我们所见到各地的许多名医,靠行医而积了不少财,甚至千万、亿万财富的,也大有人在;但是财富能够传到第三?的?是很少,就算偶然有例外,也必然是医术情而且又好行善布施的医生。我真希望能够多遇到几位像这样行善救人的医师应世,才是社会之福啊!

  近来生活较艰苦,医药又昂贵,贫病的人多无力就医服药,这正是医药界发心行善的最好时机了!所以特别在此敬述乐山公行医济人的旧事,希望能提供给医药界的大德们,作为行医济人的参考。 现在我还要再作一些分析与补充。乐山公的医术高明,活人甚多,但是药店被窃,便得要抵押房屋还债,因此可知他的经济情况的确不佳。到了八十多岁的时候,儿子作县长返乡归来;在大雪夜中,仈是穿著木屐步行外出赴诊,我们就可知道,乐山公到了老年仈然是那么清贫啊!(我们仉天仈能见到像他这种大善人吗?)四书《大学》上说:‘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 医师、药店都是发财的行业,但是若对贫困的病患义诊、赠药,则不会发财了。然而乐山公虽然不能够发财,而竟能够发身;当时获得社会大众的一致推崇,可说是德誉盛于当时,名声传于后世了。实在是不容易啊!

  (乐山公善心的事迹,刊载于陕西的《镇安县志》和《湖南衡州府志》及《衡山县志》等文献中)子孙连续五、六?都发了科第,而且贵盛,正符合了‘以财发身’这句话了。而乐山公和他的儿子都很清贫,孙子肇奎,也就是我的太高祖;虽然作教官,掌理书院, 门生很多,然而也是很清贫。不仅如此,曾听到先辈们说,伯曾祖点中翰林的时候,捷报由京城传到家中,高祖母康太夫人,手里正抱著第七个儿子喂奶,就立刻亲自下厨房、做饭款待报捷的人,由此可知家中清寒的程度了!我的曾祖父曾担任京官,死后没有任何的遗产,因此我祖父亦峰公,从小就孤苦而贫穷,在山斋里读书的时候,必须自己煮饭吃。四十二岁的时候,才进入了翰林院。以后曾在广东省担任县长的职务十多年,为官廉洁自持,又常常捐出所得,在地方上提倡各种的善事,例如:育婴堂、种牛痘、修路、造桥、购义地、埋露棺等;因此死后留下的存款不多,所以先父早年的时候,就必须仰赖外出工作的薪资来供给家用。 我的母亲为曾文正公的么女(曾文正公就是清朝的中兴名臣曾国藩先生),文正公的家规规定,凡是嫁女儿娶媳妇,花费限用在二百金以内,先母出嫁,是在文正公夫妇逝世后的数年,有奁金三千,也移拨出来,供作家用及?赔垫祖母被某钱号倒掉的款子,以致于个人的积蓄都空了。离开湖南老家,要往东行时,祖母只能给路费银钱六百两,此外则是一无所有了。

  我母亲中年时,每次谈到当时艰苦的情况,常常是泪随声下;自己身为王侯将相之女,嫁给了数?都是仕宦的大家庭,生活尚且如此的艰难困窘;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实在是难以仙人相信啊!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琐屑的叙述,目的就是要证明‘仁者以财发身’,而不是‘以身发财’的大道理,实在是有其深远的涵意呀!这里我们所应该注意的重点是:虽然是数?的清贫,而换得了后?子孙的发达啊!与那些多留财产以害子孙,助长子孙的骄奢淫逸,使得子孙陷于堕落的,两者相互比较,实在是有天壤之别呀! 曾文正公曾给自己所居住的房子一个称呼叫做‘求阙斋’;并且还写了篇文章记述;他的用意?是在持满戒溢,要居安思危啊!因为这个世间,并无十全十美的事物,‘丰于此者,必缺于彼。’所以若想得到精神上圆满,最好先在物质上要常有些欠缺。所谓精神上圆满的意思,是指父母都健在,家庭和睦,子孙贤达有智慧,并享有天伦之乐,道义之乐等。物质者,是指衣服饮食、车马宫室,乃至官阶财富,一切的享用等。

  曾文正公常用这个道理来教家人,说家计不宜宽裕,这个与常人的见解恰恰是相反的。文正公又常说:古人有‘花未全开月未圆’的话,这乃是智者的境界;因为花全开了,则表示快将凋谢了;月已圆时,转瞬间,?要缺了呀!所谓‘盛极必衰,乐极生悲’,这岂是古人喜欢说这些众人听起来不悦耳的话,实在是这些话都是真理啊!而且自古到仉,从社会现象中去观察,这句话没有错啊!而且是历历不爽啊! 俗话也说:‘世无三?富’,又说:‘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有智慧的人,就深深的体会到这个道理,所以处事的时候,就会先考虑到:凡事不要求太过圆满,也不要使得太盛,过了头;对于财物聚散,也有周全良好的计划;而对于自己的生活,遵守著持盈保泰的因果法则;个人的享受不可丰厚;而且时时都要想到街头上那些流离失所三餐不继的穷人啊!常想到各处的善堂,掩埋露天的尸体,为数是那么的多啊!我应当节省自己的享受,去救死恤孤才对啊。因为一念仁慈的心,?能使天地间产生了一种祥和之气;如果付诸行动,则这种详和之气,就会常常环集在我的四周,而且能使家庭子孙都受到福荫。这些道理,只要用心研究古仉以来的事实,就可了解此话不虚了! 反过来说,如果只知道贪图自己个人的享乐,而不顾别人的生死苦痛;使用诈术权谋来巧取豪夺,百计钻营;这种人积的钱可以很多,权势也可能很大,谄媚他、恭维他的人也多的不得了;一时看起来,似乎是非常的显赫;然而天道的盈虚消长,有它一定不变的道理呀!三、五十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时间不断地向前推移,景物也不断地变化迁移!原本是陋巷寒微,忽然地崛起,成了暴发户;然而好景不常,豪华的门地,?在瞥尔短暂的瞬间、凋零没落了!因为这世 间并没有一个坚固不坏的东西,也没有一个能永久可靠的事业;凡是用巧取豪夺的方法所得到的财富地位,一定是更为快速的悖出败落啊!惟有孝悌忠厚的家庭,修德积善的后?,才能够确实地保有家业,并且是可大可久啊!

  这些事证历史上的记载很多,而且环顾我们周遭所发生的人事,到处都是呀!所以只要头脑冷静有智慧的人,自然就看得出来了。 书后 近来社会的奢侈风气非常的盛,这种奢靡之风,对政治会有极为不良的影响。 关于这种道理,明朝的大学问家顾亭林先生早已见到,并曾作有专文、引证许多历史事实,现在谨抄录这些事实如后,提供给研究政治的人参考。 国家社会的风气若是奢靡,为政的人,应以崇尚俭朴来转移风气。礼记上说:‘君子的行为,?是宰相推行治世的标准。’意思是说我们每个人的行事,也可以影响国家的政治。顾亭林先生更明白的指出说:‘天下安危,匹夫之贱,与有责任。’也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