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理论论文特辑

| 关键词: 特辑 理论 论文

  论教育之五态

  1 政态师德

  1. 1 敬业为本

  敬业悟道,每行每业都有其自身的道,教师从事教育职业,首先应该明确、认识、参悟其道。教育人,首先敬其业,在于明确教育的特殊性,其特殊在于,教育工作的对象特殊,教育面对的是千千万万性格迥异、个性突出、灵活独立之灵魂。教育不能也不是简单技艺,而是灵魂互动之交流,是流淌于心灵之上的辉映。在杜威看来,民主社会的维持和改善,依赖于教育。他转引贺拉斯曼的话说: 教育是我们唯一的政治安全; 在这个船以外,只有洪水。他还进一步强调说: 公共学校是人类的最大发现。其他社会机关是医疗的和补救的。这个机关是预防的和解毒的。教育的意义重大,故师者之责任重大,敬畏之心、责任之感应时刻放良心之上,正如夸美纽斯所言: 在灵魂的运动里面,最重要的转轮是意志;钟锤是那些左右意志的欲望与情爱。擒纵轮是理性,它能衡量并决定什么事情或什么地方应当追求或避免,和应追求或避免到什么程度。意志与理性可以让从事教育的人多一分羞耻心与良心,面对腐蚀之风、名利之惑,多一分矜持与定力。

  1. 2 乐业为上

  《论语》曰: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即教者乐业,乐于精进,乐于钻研,乐于奉献,乐在其中。教师职业人生的幸福。在英国的牛津大学,其古老的大学当中导师是终身不娶不婚的,一辈子以交付学问,钟情学术,有着几近僧侣的信仰乃至虔诚,一辈子生活在学院里面,与学生同食同住,学习生活在一起,乐于奉献,并将此视为乐事,而不觉苦。德国的巴特尔说过,教师给予学生的爱如甘露,也如春风,是能唤醒心灵的,也是融合情感的; 教育是充满智慧和灵性的爱。教育者的爱,还不同于人世间的其他类别的情爱,因为教育当中的爱,充盈着灵性与智慧。

  2 业态专业

  2. 1 海阔天空

  业宜精勤。习主席所提工匠精神,每一份职业都是一份业,善于钻研业务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终身不断的进取方向; 业务的世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今时今日的教育教学已经完全不同过去,信息时代的来临,互联网完全进入生活,教育教学如何走入各级各类网络信息平台,辐射更大的影响。学养丰富此其一,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教育事业还需要不断的开拓与进取,锐意改革,变化才是永恒的主题,教育教学面对的是有血有肉之魂灵,故没有什么教育理论是一成不变的; 亚里士多德指出,教育改革创新必须是基于实践进行的,而不是简单层次的创新,必须是思想与脚步同时并进的。

  2. 2 脚踏实地

  一线的教育学者、教育人员都是直接与教育打交道的,教育理论不能接地气,将永远是理论而被束之高阁,教育需要交往,需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需要温度,古往今来,古今有影响力的教育家无不是与学校息息相关的。苏霍姆林斯基指出,教师应试图了解学生的所有,细微之处乃至个性、爱好、倾向、情感、能力等等,每一个孩子都是特别的,个人家庭情况、成长背景乃至经历都是不同的,只有教师们各自发力,教师群体的价值才能汇聚成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鼓舞学生,鼓励进步。据史书记载,我国唐朝博士既学识广博,又善于讲解,而且在讲解的过程中还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并不是照本宣科。如博士徐文远讲经多立新义,对先儒异论,皆定其是非,然后诘驳诸家,又出己意,博而且辨,听者忘倦。中外这种脚踏实地、扎实为学的精神是共通一致的。

  3 心态文化

  3. 1 慢工细活

  教育是慢的艺术。一池荷花,有的艳丽绽放、有的含苞待放、还有的嫩苞未盟。相信岁月,相信种子,就会有足够的耐心,静待花开荷花也一定会各按其时,次第开放,各美其美; 让孩子有机会外出踏青、去海边听海的声音、去小河里抓鱼等,重新找回身体里的渴望。教育并非进入基地组织魔鬼训练营,中小学生起早贪黑,抓紧补习,杜威说: 如果教育者的努力不与儿童主动而独立进行的一些活动联系起来,那么,教育就会变成外来的压力和强迫。这样的教育固然可能产生一些外在的效果,但鲜能称之为教育。教育呼唤停下匆忙脚步,倾听心灵,保护积极性,呵护向善性。现在的学校,都愿意做收割机,不愿意做播种机,这是社会浮躁病症在教育上的表现。所谓掐尖教育就是教育的不劳而获、圈地运动。将快秉承为黄金定律。把孩子们的时间空间全部填满了,就像把瓶子的水加满了一样,其实是做无用功。躬行实践,慢工才能出细活,教育不能一味地求快。

  3. 2 悠扬悠哉

  民间智慧其中有一条即舒适生活,不追求假大空,生活就是真实当下,从民间智慧也能得到启发; 教育,是一种以特而别之的方式,静悄悄、似有若无、潜移默化、发人深省地沟通灵魂之学问。贵在缄默,重在深远; 它不仅仅是有意义的,它还是美的! 杜威所指: 一切教育都是通过个人参与和分享人生的社会意识而进行的。这个过程从人一出生就已不知不觉地开始了,并持续地塑造他的能力,浸润他的意识,形成他的习惯,锻炼他的思想,唤醒他的感情和情感。此种浸润、形成、锻炼、唤醒无不是悠扬之境界所能及的。悠扬之境界,可以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也可以是一场震撼心灵之电影,犹如电影《全民目击》中的龙背山的传说,教人向善、向真。其悠扬在于,润物无声,没有单纯的说教,没有形式的课堂,也不是刻板的灌输,这样一种悠扬的境界,可以是一朵小花、一片树叶、一颗露珠、一个微笑等等,要感恩每一种陪伴、感谢一起做过的看似无聊的事情,艺术旨在传达生活哲学,师者的作用在于导也。鲁迅先生说过: 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玩具是儿童的天使。玩也是一种出路,玩得高明是一种境界,玩可以悠扬人的灵魂,熨平周期,收蓄有力。弹簧原理也诠释着这样一层道理; 教者适宜悠扬之心态,切忌威逼紧迫,强行逼近。媒体报道高三学生弑师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可视师如敌,不容我等深思吗

  4 世态社会

  4. 1 人性良知

  胸襟、良知实乃教育人根本所在; 血性乃有志之士必备的精神气质; 血诚,是有血性的诚实; 拙愚,教育不是光鲜的买卖,市场物欲横流之时,高达几百的课时费,乃至天价培训班,教育市场化、商品化过度的时候,守拙变得如此重要,过分的乖张、过分的精明、过度的买卖关系,都将吞噬师者最本真的初心,教变了味道,该教什么、如何教、教多少,都以物质金钱衡量,这样的教育岂不可怕教育良知是做有温度的教育,有人之体温的教育,龙应台笔下的母亲,交付出的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交付的是一个民族的未来,面对一个母亲的交付,我们都身为人之父母,都渴望自己的孩子成人、为善。那么,教育者的良知,在于不为补课费而辱没知识的体系,不为升学压力而狠狠地压迫孩子,不为个人名誉而违反教育教学规律,不为管理政绩而放弃宽松之理念,不为暂时的利益而牺牲教育之长远等等。

  4. 2 唯美真善

  柏拉图指出,最先进入孩子眼里,最初听到的童话,最早看到的成人行为,都是根深蒂固地影响他们一生的价值判断,让美最早最先最初进入孩子们的世界。真的、美的、善的,这些孩子们第一次在脑海中萌发的小芽,将影响其一生的价值判断,在培育娇嫩心灵的方面,我谴责一切体罚。塑造心灵为的是荣誉与自由。强迫与压制有着说不出的奴性味儿。天真本善是有着魅力的,因其无需粉饰而格外芬芳。刘瑜指出,大学可贵之本质在于呵护人之天真,本真的感受,起源的美好,天真的人是善于思考、善于提问的人,他们崇尚的是追根溯源,并爱好真相。这与成熟的人是完全不同的。这份天真,千分浪漫,万分珍贵。真善的教育,做有温度的活,说有温度的话,上有温度的课,写有温度的字,做温暖人心的教育:不急躁、不极端、不虚张、不化一。

  5 生态环境

  5. 1 简洁净化

  教育包括教育管理,破除利益魔咒,做教育的人,秉承以人为本,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洁净的校园、洁净的教室、洁净的周边环境,这些都是教育管理者悉心营造的硬件氛围,此洁净之第一层境界。洁净之环境当中,教育的发生才有可能,满目污渍,脏乱杂吵,以何为学 学而无悟,以何精进 身心闲适、愉悦了,才能思虑、考究。硬件洁净是第一层次,第二层乃清理繁文缛节,制度层面上的洁净轻装。教育管理一半在制度管理,简化、净化制度上的缺陷方可以制度为准绳,避免人为地破坏制度环境,公平、公正地执行教育相关事项。第三层乃教育人之思想净绿,此净化之最高境界。教育行业有别于其他行业,其思想层面之净化尤其不容小视,并且此种净化需常有、常新。因其是与人的心灵打交道的事业,教师应勤正衣冠,勤照镜子,端正思想,约束言行。教育当中的人,也都是俗人,也就有凡夫俗子的七情六欲,有教师性侵扰幼女的新闻,有校长找小女生开房的丑闻,都是思想层面洁净不够。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不断律己,修持洁净。

  5. 2 崇尚自然

  湖南师范大学内原有一条商业文明街,曾经是一条积聚学生吃、喝、玩、乐于一体的连接湖南大学与湖南师范大学校园内的商业街,其商业之发达,其人气之聚集,堪称几代大学生心目中的记忆所在。昔日的繁华褪去,如今桃子湖畔雅致静谧。此退商还湖之举措,令人钦佩感悟,如果,此大学文化所在之处,能潜然、悄然感化绿化学人的身心,多么用心的一课。大学之道,润物细无声。纪伯伦说过: 信仰是心中的绿洲,思想的骆驼队是永远走不到的。教育在绿化周遭的同时,还需绿化学人之理念。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教育者的信仰与精神绿了,也更能化人于无形当中。张楚廷指出: 我盼望我的学生热爱大自然,大地是人类的母亲。然而,热爱的情感从何而来基础的东西是贴近自然,亲近自然,那么,大学校园里的自然是值得学生贴近,是让他们感到亲切的吗 我盼望学生热爱祖国的山川,我能让他们通过对校园自然的感受而生成和强化这种热爱之情吗 我能将校园自然也写成一部书,一部学生爱不释手的经典吗 绿了周遭,也就化了心灵。

  浅谈近代中国女性教育的起步与女权革命

  当今,男女平等已成为普世的价值观念,在我国也早已被规定入宪法。然而,百年前兴起的女权运动所追求的理想、所倡导的目标,新时代的女性是否能够全部做到在当今中国社会男女平等的旗帜下,隐形的不平等扎根于社会的每个角落,真正的平权时代还没有到来,因此,回顾过去,重温百年前的女权革命,是非常必要的。

  一、旧躯体中的重生之花上海女学堂

  一百多年前开办的上海女学堂,存在时间不到两年,学生人数也不过百名,却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可以作为微缩的近代女子教育社会化范本来研读。先从女学堂之创办说起,上海中国女学堂之特殊之处,乃是其为国人自办的第一所女学堂,打破了教会女塾垄断中国近代女子教育社会化的局面,也带来了质疑与批评。然而,女学堂的创办人经元善并非视野狭隘之人,并非急躁浅薄之辈,他处于中国新旧交替的历史变革期,有着自己对时代特征的全面而独到的理解,他有着开创者的激情、热血与勇气,也有着实干家的踏实、严谨与缜密。他巧妙地利用了自己早年从事报刊业的经历与经验,在诸多报刊上为上海女学堂做宣传、打广告,这样的运作手段在今天看来也是有效而成功的。他利用报刊对大众舆论的导向作用推动了上海女学堂的开办。在近代中国报刊初创时期,能够订阅且理解报刊内容之人,大多数已具备一定开明之思想与观念,而选择这样一个思想观念较为开放的群体作为主要宣传对象,也更有可能收到良好的效果。近代报刊的兴起与女学堂的创办,相互促进,相辅相成。报刊的大力宣传推动了女学堂的创办,而女学堂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也增加了人们对报刊的关注。正是由于创办者经元善的个人经历、开阔眼界以及进步思想,女学堂才得以顺利起步。

  然而,上海女学堂空前绝后之创格绝不仅仅局限于报刊宣传一方面,更为人所称道的当属中西女士大会。中西女士大会讨论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上海女学堂的教授内容。创办人经元善的办学方针就是中西并重,偏重西文。在西学这方面,经元善本身有着良好的修养,同时利用人脉关系找寻到良好的师资,因此整体来讲,西学课程的教授这方面是比较系统的,可以说是成功的。然而,在中学这一方面情况却不甚理想,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经元善为表明其摒旧创新之心,明确表示旧学太深者不聘,因此,在传统课业讲授这一方面,师资有所欠缺。第二,经元善并非要彻底与旧学决裂,而是希望剔除旧学中与女权革命不相适应的东西,然而这样一项需要投入巨大精力、时间的系统工程却因学堂存在时间短、结束匆忙而未能完成。因此,上海女学堂中学课程的讲授可以说是失败的。第三,上海女学堂之所以具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在于它打破了外国教会女塾垄断中国近代女子教育社会化的局面。因此,女学堂自然要与教会女塾有所区别,其最关键的是要对抗教会女塾的基础基督教。儒家思想已深深根植于中国国民之心,以儒家教术对抗基督教不失为解决方法之一,这样的对抗便要求上海女学堂固守中学。在这样三个因素的矛盾纠结下,上海女学堂的课程教授内容似乎变得不甚明晰,既要效仿泰西,又要抵制泰西,既要摒除旧学,又要固守传统文化的主体性以防西方势力的渗透,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中学还是西学,都被推到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上海女学堂的创办正是在封建整体行将枯朽的躯体中开出的重生之花,虽然先天不足,后天磨难重重,却依旧绽放了自己的绚丽,散播着女权革命先锋的芳香。

  二、矛盾与冲突新教育还是旧道德

  由上海女学堂引起的女学教育之风,在提高了女性知识水平的同时,也大大冲击了传统社会的伦理道德。新教育与旧道德的冲突与矛盾使人感到莫大的可喜与莫大的可悲,也使人感到中国近代女权革命之路艰辛异常。

  (一)可喜之处

  一是恋爱自由与婚姻自主的现代意识的觉醒。这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全权决定婚姻的传统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然而,因为新教育的传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自己应该拥有对自己婚姻与恋爱的自主权,应该自己决定影响自己终生幸福的大事。这不仅仅是婚恋自主方面的巨大进步,也是中国人去除奴性的一大进步;这不仅是女权革命的巨大进步,也是近代化进程中思想解放的重要进展。

  二是近代中国青年男女在促进自由交往、自由恋爱方面所进行的尝试。蔡元培对第二任妻子提出:不缠足、须识字、男子不纳妾、女子在夫死后可再嫁、夫妻可离婚。在其感召下,1902 年天津《大公报》与上海《中外日报》两家颇负盛名的南北报纸上同时刊登北来游学的南清志士某君的征婚广告,这位大胆的具有新思想的男青年明显倾向于的理想配偶就是接受过新教育的新女性。接着是为避免登征婚广告招摇而改进的通信订婚法,既是一种较为平和理智的方式,又可以增进男女双方的了解,是促进男女自由交往的方式。

  三是在新式婚姻观念愈来愈深入人心之时,传统的婚姻道德仍在新学界受到尊重,在文明结婚中仍然占有一席之地。具体到女性身上,就是她们仍接受女德教育,在学校课程中开有一门修身课,大部分女性仍能很好地恪守女德。有些人可能会斥责修习女德的行为说明女权革命争取婚恋自由的努力仍不能跳出传统封建伦理道德的圈子,然而,此举实为争取婚恋自由的努力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让人不得不敬佩倡导女权革命者的长远的全面的考虑。若是一味只提倡婚恋自由,长期备受压迫的女性的束缚一下子被松开,难免会出现一些反常之举,因此,女权革命者采取的中西兼采的治疗方法,既引导形成婚恋自由、交往自主的新观念,又以中华传统美德辅之。

  (二)可悲之处

  一是理想的丰满下现实的骨感。在恋爱自由、婚姻

  自主的现代意识的觉醒下,现实生活的变化显得极其微小。一方面是理念上对交往自由的推崇与向往,一方面却是行动中对于师生或是同学间交往的小心谨慎。在种种现实的担忧之下,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之路举步维艰。二是新式的婚姻结合虽然已逐渐脱离父母专婚的束缚,然而父母主婚依旧是一大特色,且媒妁之言的作用似乎有与日俱增的趋势。对于没有多少经验及阅历的青年男女,大多人还需要介绍人即媒人从中牵线搭桥,这时的介绍人其实是父母认可的隐形代表,他们往往根据家中长辈的意愿为青年男女介绍对象,对象如幕后的操纵者,看似自由的婚姻恋爱大多是形式上的,还是难逃父母意志的控制。

  三是对于女性贞洁近乎病态的控制欲望。无论是登征婚广告还是革命志士的择偶标准,无一不是以男性为主体,而女性似乎只是被选择的对象。女性团体希望通过义卖画作的方式得到捐款,也会被斥责为抛头露面,不惜贞洁。这是何等可悲可哀可叹之事,在女权革命的重要改革领域,女性不是主体,只能任由他人以旧观念评判。

  三、这是谁的革命

  (一)《女子世界》还是男子世界

  在晚清妇女报刊中,《女子世界》这份报纸历史最久、册数最多、内容最丰,无论是研究晚清报刊史,还是考察晚清女性的生活与思想,该报都是最重要的文本。《女子世界》创刊之时的定位是女性教育的补充材料。然而,作为女子教育读物《女子世界》的撰稿人、编辑却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男子。他们在《女子世界》的文学天地中展开了关于女性作用之争、女权与女学之争等探讨,大大推动了女权运动的发展。

  倡导女学优先于女权者并非是反对女权,而恰恰是因为特别支持女权,要更好地培育女权。然而若是单单提倡女权,积极赋予女性以权利,那么没有接受过系统女学教育的女性必然是有获得权利之资格而没有驾驭权利之能力。正如蒋维乔所说:夫惟有自治之道德、之学识之女子,而后可以言女权。之所以强调女学优先于女权,实是因为视女权为最终目标,视女学为达成目标之手段。吾之所以言之长太息,而知女权萌芽时代,不可不兢兢,恐欲张之,反以摧之也。这样的考虑是全面的、稳妥的,不急躁、不冒进,又蕴含着深层的关怀。可称之为脚踏实地派。

  倡导女权优先于女学者也并非是急躁冒进的思想不成熟者,他们是对备受压迫的女性怀有着深沉的同情的,他们看到当时之中国女性的权利被剥夺得不剩分毫,这些女性终日无一日之可离之权利现如今却无一日不离,这是怎样的悲哀。如果不尽快将女子的权利还给她们,她们的命运不会得到根本的改善,因为她们永远低人一等。而中国二万万之女性的独立自主和这个国家的独立自主有着太大的关系,因此,怎么能不将权利还给她们

  这样的争辩,事关女子的切身命运,然而争论之初,却不见女子的身影,直至后期,才有了先进女性代表张肩任的自觉反省。这样的女性自己的声音加入到《女子世界》之中,带来了性别因素的介入与视角的转换。如果说之前的《女子世界》是男子的《女子世界》,那么之后的《女子世界》便在一定程度上名副其实了。张肩任进行了对女性的深刻反省,认为现世之女子,犹不知自振,徒怨男子压制,不能平等,她希望通过教育达到对女性能力与性格之培养,以拔倚赖之性质,振独立之精神为要,具体来说,即是:尽个人之义务,与男子等;谋家室生计也,与男子共;享一切天赋之权利也,无不与男子偕。如此不争而自争,不平而自平。张肩任强调了在争取女子平权平等过程中的女子

  自主性,并且强调不要将责任尽数推于男子,要有独立之精神,在对权利的迫切渴望方面,观点是近似于女权派的。然而,她又认为在人格的后天养成方面,教育学习的作用至关重大,在这一点上,又类似于女学派。因此,可以视之为女权派与女学派的折衷调和。这样的调和无疑是令两派都可以接受的。原因有二:一是张肩任身为先进女性代表,是在为女性代言,是女性的切身要求,因此具有说服力;二是张肩任的意见蕴含着女性特有的温和安定的力量,不偏激也不低落。

  (二)缠足谁之痛

  尽管张肩任的开明见地代表了《女子世界》中的女性声音,但是女性作者的论述还是居于边缘地带。然而,女性作者对于身体的特别关注,还是让人印象深刻,其中以倡导放足最为典型。

  反对缠足的声音中一直以男性舆论为主导,然而由舆论转为实践,其中的甘苦只有女性自己体会最深刻,放足过程中血液流通带来的胀痛之感、天足女子在婚姻中会遇到的麻烦,都只能由女子自己来承担。在一个国家危亡的时代,女性身体解放的私人性一面被忽略,而与国家利益相关的公共性一面则被凸显和特意强调。男性论者更多地申述民族独立、国家富强对于女性的要求。关注到缠足对于女性身体影响的男性论者认为缠足是人种遗传之大罪状,进而引申出缠足使女性不能很好地履行生产国民之义务,归根到底还是以国家利益为至上原则,忽略女性之切身感受。反观女性作者,她们在拥有着高尚的国家思想的同时,又融入女性利益、女性意识,较之男性作者,不可不谓一大进步。无论是缠足的痛还是放足带来的身体不适以及随之而来的精神愉悦,女性都是最有发言权的,因此,在这样一场论证中本应有更多女性的声音。

  女性与女权之争,缠足与放足之痛,这不是他人的战场,这是女性自己的革命,每每思及近代女权革命中女性主导权的丧失,都感到深深的痛心。只愿这样的历史不要再重演,反思历史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未来,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女性,惟愿坚定地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把握自己的命运。